RURUTIA迷蝶论坛
因为明天早上要回家,所就没有办法用电脑了~~~~(>_<)~~~~
因为去年暑假的时候跟枣枣爸说好要写贺文的,于是一直记到了现在~~
前几天就在准备了~~~写了初稿给大圆叔看了~~然后又开始修改了几次~~~以前都很少反复修改的,虽然说现在也不算改的很好← ←但相比以前要有耐心多了>  <这是个好习惯~~~防止错别字等等~~~
既然印象早就写过了,那就不再这里赘述了~~~
祝爸爸生日快乐~\(≧▽≦)/~啦啦啦
一楼大枣枣       @小枣的蜜柑

虽然是明天生日,不过每一天都要快啦~\(≧▽≦)/~啦啦啦


因为写的时候是听这首歌的所以贴上来啦~好吧窝发现伴奏不是这个版本的-   -

二楼放文←  ←不许抢!!





分享到 :
0 人收藏

78 个回复

倒序浏览
Rainbow  月千一夜 | 2014-4-29 17:49:06
咖啡馆。

白色的灯光柔和地照射下来,热气腾腾的咖啡杯被客人握在手里,她似乎觉得太冷了,仿佛来这里就只是寻一点温暖一丝慰藉而已。
室内的音乐舒缓,稍稍浸染了一丝窗外略显缠绵的雨声,敲击和弹奏的汇合,将人带进一种奇妙的境地。
曲子是理查德的《秋日私语》,所谓的小资情调刚好是切合咖啡馆这种场所的。
正值深秋,秋叶悬在枝头瑟瑟发抖,而风却不顾一切地将它带回到了地面,悠悠地,静美地谢了幕。
一直握着咖啡杯不放的少女眼神忽然兀自出神了许久,她似乎是在望着窗外凋零的树叶。但其实也不是,她的眼神穿过那一场寂静的生死,飘落到对面的那一条街道上去了。
街上一明黄色的路灯亮着,人来人往,大家都疲于奔波,用伞檐遮住那一张张淡漠的脸。只是一不小心,就看成了自己熟悉的那个。
有那么一瞬间,还以为是那个人从那里,撑着一样的伞走过,像当初的一样。
一点都不惊扰岁月,但是却惊动了她那颗波澜不惊的心。

扶桑花。

早上的扶桑花开着了,原本在微暖的日光下,开得明艳动人。
但是不久突临的一场大雨落下,却折磨得不堪花形。
扶桑花的种类太多,颜色各异,她本来是分不清的,只是他跟她说,“这一条街上的扶桑花竟然都被一场雨吓得花容失色了呢。”
他用完这个比喻之后,少女便问,“哪里?”
“啊,不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咯。”他笑了笑,朝着不远处的花丛指了指。
“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,我却从来不知道这里的花叫什么名字呢。”她说。
“这很正常的啊,我在明心街住了许多年,也不知道隔壁邻居家叫啥呢。”
“这样说来,还是你比我厉害嘛。”
“彼此彼此,我只是不太习惯与人打交道而已,花,自然是不一样的,它们的处世原则是很简单的。人就不是这样了,人是那样复杂啊…”

绯色之弦。

喝完咖啡之后,她就转身去了一趟琴行,沿着对面的街道,从咖啡馆逐渐消失在身后那里的拐角处。
它藏得那么深,像是极不愿意为人所窥。
店里有一把很旧的木吉他无人问津,玲月很想买下来,尽管她并不会弹吉他。
人因为太少,所以店员也就随之跟了上来问问她想要什么,玲月却忽然问道,“这里这么偏僻,能有生意吗?”
店员是个漂亮的姑娘,眼睛大大的,即使是笑着的时候,还是可以看见她明亮的眼神,“没办法,上边的地段都比较贵,所以只好搬到这里来了。”
说来也很有道理,因为租金太贵的原因,所以总有会有人把店开到比较偏僻的地方。
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问这个,只是找不到停留的借口么?
她上一次见到这把旧木吉他的时候是去年在咖啡馆的对面,那里停着一辆自行车,少年就坐在后座弹吉他,风悠悠地吹起她的头发。晚风太过温柔。
她蹲在路灯下听了许久许久,直到曲子结束。
“是我最喜欢的女歌手的曲子哦~他抱着吉他推着自行车朝她的方向走去,同时她也起身。
“是谁呀?”
“走,我带你去兜风。”
玲月抱着吉他坐在后座上,风从她的发间疾驰而过,带着点轻佻的意味。
“阿衡,你弹的曲子是谁的?”
“不告诉你~
“你怎么这样小气!”
“做我女朋友就告诉你啊~
“我怎么能做你女朋友呢,我才这样小!”
“那我可以先预定好啊,等你长大了再做我女朋友~
“不行不行,万一你以后长残了那我可不是亏大了。”
“哇!不是吧,你这么精明,跟我妈似的!”
“你妈妈很厉害吗?”玲月问。
“当然啦,每次出门带几块钱就能买到二十多快钱的菜,你说她厉害不厉害?”
“我不是很懂啊,为什么只带几块钱就能买二十块钱的菜呢,你不要欺负我数学成绩不好哦。”
“那你知道什么是‘精明’,什么是‘砍价’吗?”
“大概是很厉害的意思吧。”
“嗯,是很厉害的,妈妈们总是很辛苦呢。”
过了许久,她有些涩涩地开口道,“请问,这把吉他要多少钱呢?”
“这个?这个不是用来卖的。”
“啊?是这样啊。”

半杯。

雨已经停了,云端涌现出一道彩虹。
咖啡馆的屋檐下仍旧滴着水,在店名之前形成一道疏离的雨幕。
已经是下午了,她忽然觉得无处可去,还是回到了咖啡馆,只是因为这里离那条往事的街很近、很近。
明明是那样近的,却怎么就不能触摸呢?
她托着腮,另一只手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着,橘黄色的咖啡杯搁置在一边,仍有热气不断冒出来。
就好像刚才她分明没有离开过一样,朋友提醒她,不要喝太多咖啡,对身体不好。
她说没事,也就今天喝了两次,再没有这样过了。
的确是这样的,她似乎再没有这样过,再没有像今天这样过了。
“困吗?要是觉得困的话我带你去咖啡馆喝咖啡。”
“按照电视剧里演的,你不是应该说‘困了就回去睡’之类的话吗,幸好我没有答应做你女朋友,你还真是不贴心!”
“电视剧里都是骗人的,小屁孩懂什么?女朋友什么的还是等你发育好了再说吧!”
说着他拉着她起来,从山顶推着车往下跑,呼啦啦一阵风就过去了。
“阿衡,咖啡为什么这样苦?”玲月吐了吐舌头。
“因为人生就是这样子的啊。”
“人参?吃了对身体很好的吗?”
少年呆了许久,忽然一笑,“是的,人生可是个好东西,吃的多了也就长大了~
“那我要努力喝咖啡,这样就能快点长大然后快点做阿衡的女朋友了?”
“喂!你这是什么逻辑啊?”
“正常人的逻辑啊。”
“你知道什么人叫正常人吗?”
“知道啊,就是书上说的,要努力学习要听老师和家长的话就是好孩子了,那不是正常人吗?”
“可是那样就没意思了啊,要是什么都听从别人的话。”
“所以阿衡因为不喜欢这样才离家出走的对吗?”
“也不完全是。”
“但是你终究是要回去的吧。”
“嗯,那是当然的,所以小丫头你要快点忘记我哦~
“那可不行,说好了要做你女朋友的。”说完之后,她将那杯没有加糖的咖啡一口气喝了下去,“我得快点长大才行。”
“我靠,你不是那么执着吧…”
她冲他狡黠地一笑,“只要告诉我你喜欢的女歌手的名字就好了啦~
“今天很累先休息,明天有空再告诉你。”
明天,明天之后也就是现在的事情了。
天色将晚,她推开门走了出去,天边绛红色与杏黄交织,忽然想到一种名为“夕颜花”的光景,开得绚丽逝去的也是那般短暂。
玲月忽然就觉得很累很累,她知道夏季很早就过去了,却依然忘不了山顶那漫天流萤,残留在指缝间的那一抹青涩的暖意。
长大了也许就成为了无趣的人果然是这样的,这么多年来,一直按部就班地生活着,在别人眼里乖巧的样子却不是她内心所欢喜的样子。
她就像灌进胃里的半杯水,满足了别人,却永远留着半杯无法下肚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因为遗忘而被端走。
“我很喜欢你啊…”
说来也真可笑,其实已经差不多忘记了他长什么样子了呢…
“让一下让一下!”
地铁站口,人群涌动,“不好意思啊…”
玲月回头看了他一眼,忽然只觉得这张脸像是在哪里见过,格外地眼熟。
“夏天来啦,山上有很多萤火虫哟!”
“我还没有去过那边的山呢。”
“也不是很远啊,小丫头为什么不去呢?”
“因为大人们说山上有怪兽,专门吃不听话的小孩…”
“是吗,这个你也信?”
“肯定的,爸爸妈妈总是不会骗我的!”
“我妈就经常骗我,总说我是垃圾堆里捡的。”
“真的吗?”
“当然是假的啦,你笨啊,拜托你好歹也十岁了好么?”
然后她别过头来,又问,“山上真的有怪兽吗?”
“你说呢?”
“有也不怕,因为阿衡是奥特曼!”
“你这样相信我真的大丈夫吗?”
回过神来的时候,那个人就消失了,人实在太多,再像找也很困难啊。
就像这个世界那么大,想见一个人也真的很困难啊。
她突然回想起咖啡馆的名字:shallow sleep。
就像浅浅地睡了一觉,做了一个寂静的梦,梦中有你也有我,左顾右盼又像是在寻找着什么。
等到醒来的时候,却发现你已经离开。
不知道是不是我睡得太浅,那样美好的梦就这样被惊醒了?
不知道是我做梦遇见了你,还是我根本就,生活在你的梦里呢?
但怎样都是好的,每一次地相遇。
都是异常地美好。
都是异常的令人怀念。
大抵是当初过于年少,那印痕才会那般深刻。
从唇角抵至心头,时至今日,仍撩动那根寂静已久的心弦。

遥远。

扶桑花开过了,他想起昨天偶遇的那个女孩来,回忆轻轻与纷乱的思绪轻轻糅合。
他记得她那张稚气的脸,他以为她很笨的时候,她却又挺聪明;他以为她很聪明的时候,她却笨得令他哑口无言。
他似乎已经不能够再想起她的名字,应该是很美的名字吧,和街边盛开的扶桑花一样美丽吧。
然而要是现在去街上打听的话,却再也找不到这个奇怪的女孩子了。连半点踪迹都寻不到了。
因为那是根本遥远地不可能的存在,她只是他指尖盛开的一朵小小的扶桑花而已啊。
阿衡隔天晚上做了这样一个梦,梦里大片扶桑花灿烂的盛开着,天空是明亮的宝石蓝,远处的流水渐渐。
他在花丛中走着,左顾右盼,像是在寻找着什么,许久许久之后他才瞧见,中间是有个小小的女孩子坐在花里头的。
她正用心地梳着自己的长发,她的头发仿佛是绿色的,像藤蔓一样裹紧了她单薄的身子。
她忽然回过头来,脸上仍挂着青涩的笑意,她说,你好吗,阿衡?




终字3503   ~~~~~完~\(≧▽≦)/~啦啦啦

小恕  朱雀之空 | 2014-4-29 17:50:58 来自手机
抢三楼~~~~看到阿衡总是想起十年一品温如言T^T
Rainbow  月千一夜 | 2014-4-29 17:51:16
Alice不说话 发表于 2014-4-29 17:49
咖啡馆。 白色的灯光柔和地照射下来,热气腾腾的咖啡杯被客人握在手里,她似乎觉得太冷了,仿佛来这里就只 ...

@小枣的蜜柑 为什么木有蓝T  T 天啦撸,今天人品用光了吗!!!!@小枣的蜜柑  叫你不蓝叫你不蓝QAQ天啦撸,我要艾特到第七遍才能蓝吗蓝蓝蓝蓝蓝蓝QAQ    @小枣的蜜柑   @小枣的蜜柑 @小枣的蜜柑


@小枣的蜜柑   

天啦撸QAQ反正爸爸会看到反正反正会看到的天啦撸为什么不给我蓝啊
Rainbow  月千一夜 | 2014-4-29 17:52:02
小恕 发表于 2014-4-29 17:50
抢三楼~~~~看到阿衡总是想起十年一品温如言T^T

我听说过那本书QWQ
小恕  朱雀之空 | 2014-4-29 17:56:06 来自手机
Alice不说话 发表于 2014-4-29 17:52
我听说过那本书QWQ

很好看,很虐心T^T
Rainbow  月千一夜 | 2014-4-29 17:59:25
小恕 发表于 2014-4-29 17:56
很好看,很虐心T^T

你看的好快0   0
小恕  朱雀之空 | 2014-4-29 18:08:50 来自手机
Alice不说话 发表于 2014-4-29 17:59
你看的好快0   0

镜花水月,大梦一场的感觉(>_<)
Rainbow  月千一夜 | 2014-4-29 18:11:40
小恕 发表于 2014-4-29 18:08
镜花水月,大梦一场的感觉(>_

其实我觉得很美好啊~~~~(>_<)~~~~ 做了一个很美的梦,邂逅一个值得怀念的人,而且是在最纯粹的年纪里>  <
小恕  朱雀之空 | 2014-4-29 18:20:13 来自手机
Alice不说话 发表于 2014-4-29 18:11
其实我觉得很美好啊~~~~(>_

有时会把梦境和现实搞混,因为梦境太美好有太真实了╮(╯▽╰)╭
Rainbow  月千一夜 | 2014-4-29 18:44:22 来自手机
小恕 发表于 2014-4-29 18:20
有时会把梦境和现实搞混,因为梦境太美好有太真实了╮(╯▽╰)╭

梦里也有很可怕的东西,我就经常做噩梦TAT
小恕  朱雀之空 | 2014-4-29 19:05:48 来自手机
Alice不说话 发表于 2014-4-29 18:44
梦里也有很可怕的东西,我就经常做噩梦TAT

我还记得我小时候做过的很奇怪的梦*^_^*
Rice  版主 | 2014-4-29 19:10:17
皂皂生快
SouLcRusaDer_kA  梦萤 | 2014-4-29 20:12:37 来自手机
生日快樂(*^o^*)
衣步夏菜  朱雀之空 | 2014-4-29 20:55:11 来自手机
大枣爸~生快~~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Sign up

本版积分规则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© 2013-2017 RURUTIAFANS.COM

返回顶部